与君行

状态: 更新至16集/共20集

主演: 内详  

导演: 木子李

语言:

首播: 2022(中国)

更新: 2022-05-15 09:21

类型: 动漫

剧情简介

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

在拍完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之后,导演朱锐斌休息了好几年,没有再拍仙侠剧。这是他给自己定下的原则,拍一部古偶仙侠类剧集,就要换换其他类型拍。对于仙侠剧来讲,想象力至关重要,每次休息的时间,就是他在给自己“囤积”想象力的时候。

坦白说,在当下市场中,仙侠剧的处境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轻松。2021年,不论是收视前十名,还是热度前十名,仙侠剧都榜上无名。特效差、感情假、演技欠佳,已经成为大多数观众对仙侠剧的刻板印象,年轻观众早就摸透了仙侠剧套路,并用收视率表达了疲惫和厌烦。

朱锐斌并非不知道市场里的这些变化 ,“现在的观众看东西很挑剔,会观察细节、情感,不像以前,很帅很漂亮就行。不是的了。”他也能感受到行业的难,“现在市场越来越困难,时间跟预算都不断压缩,我们怎么能够利用有限的资源,呈现出最好的一面给观众,都是难处。”

即便制作难度和观众要求都在提升,当他听到《与君初相识》的故事梗概时,还是心动了。

专访|《与君初相识》导演:不怕人家说我怪,只怕观众不记得"

《与君初相识》海报

首先,他本人就是一个很喜欢天马行空的人,古偶剧给他的想象力提供了可能,“现代剧里电话是什么样,大家都知道,但在古偶剧里边,人物可能不用吃饭的,不用喝水的,有很多有趣的空间,只要有胆子想得出来。这是古偶剧的优势,现代戏不能胡来。”

其次,他喜欢这个有“童话色彩”的仙侠故事,“我老说,童话是外国人的东西,怎么把童话放进一个玄幻剧,并且是吻合的,很有意思。”

如朱锐斌所言,《与君初相识》是一个有童话感的仙侠故事,讲述御灵师纪云禾(迪丽热巴 饰)自幼被谷主以毒药所控,为换来自由,她决定利用被送入谷中的鲛人长意(任嘉伦 饰)。长意的天真纯善,逐渐温暖了云禾的心,两人终从天敌发展为恋人,并选择共同肩负起拯救世间的责任,为了和平携手斗争恶势力,终得相守。

专访|《与君初相识》导演:不怕人家说我怪,只怕观众不记得"

纪云禾(迪丽热巴 饰)

剧情的故事走向,依然在主流古偶剧的框架内,但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下,如何能对让这部剧不被年轻观众厌倦,如何实现这类剧集的突破创新,是朱锐斌要面对的关键问题。

朱锐斌先摒弃的是“重复”。他很清楚,这个类型的剧,名场面多多少少有相似性,这也是观众审美疲劳的一个原因。“我每次拍完一个戏,会把前面的戏全部忘掉。有些时候避免不了有些戏几乎是一模一样,我就问编剧,能不能不要这样写,我不想给观众的感觉是在吃老本。”

重复意味着无聊,意味着不会被记住,这是朱锐斌最怕的事。

“我拍戏从来不怕人家说我很怪,我只是怕人家说看过也记不得,那就没意义了,所以我情愿大胆一点,做不一样的东西。很多网友说爱创新不一定是好的,但我也不是神仙,我也会有错,我愿意接受批评。有人记住这个剧就好,而不是播完以后都没有人知道,那就太糟糕了。”

专访|《与君初相识》导演:不怕人家说我怪,只怕观众不记得"

长意(任嘉伦 饰)

进入创作阶段后,在粉丝多的主流ip里,怎么改编原著是头号难题。朱锐斌第一个态度是不要改动太大,“我和编剧聊,整体上还是要忠于原著,如果不管原著,那就不要花这个钱去买。”

在没有改整体剧情的基础上,则要尽可能把人物和细节改合理,他认为文字和影像始终有区别,服化道可以发挥想象力天马行空,但情感和剧情一定要落地,要让人共情。为此,第一版剧本的12集往后,几乎都重写了一遍。

“文字ip里,你不用考究合理性,但是我拍戏很重视合情合理,不管玄幻戏还是什么戏,事情要合理,观众才能共情。每个角色都好像我认识的新朋友,他是什么性格,遇见这个事情的时候会说什么,如果乱写台词,到后面有些故事就很容易被推翻,我需要人物性格是顺的。当演员进来的时候,我就说遇到了问题一定要问我,理顺了,再去拍。”

除了剧情外,古偶剧始终是情感为主的剧,他和编剧沟通,发现现在年轻观众更注重质量,不是演员帅、演员美,就万事大吉。

“我跟演员说,你们不是偶像,不要想你很帅,很容易打动人家。我看有些剧本,男主角走出来,女孩子都看着他说‘啊啊好帅’,我的原则是不要这样,这些已经是很多年前的套路了,你以为是黑社会老大开着一个车过来,有人帮他开门、戴太阳眼镜吗?年代不一样了,观众不需要这些,不需要那种太虚的情绪,就算真帅,我们也要用实的方法来表现,不要用20年前的手法。一旦碰到这些戏份,我第一句就是,这场戏不要了。”

专访|《与君初相识》导演:不怕人家说我怪,只怕观众不记得"

《与君初相识》剧照

年轻观众在感情问题上也更喜欢真实、直接,不喜欢虚假和老气横秋的车轱辘台词。在开拍前,朱锐斌和演员强调自己要“现代情感”,甚至是生活戏的表演模式。

“我们要演的是给现在观众看的戏,不是拍给以前古代的人看,要比观众走得更快,我希望表演,情感的发挥,语气,都是用现代人的节奏方式,怎么表达我喜欢你,我很心疼你,用现在人情感的演绎方法来展现出来,不是套路的,装可爱的。现在的观众喜欢更聪明的人,需要更成熟一点的方法来展示情感,别想着是个古装戏就怎么含蓄、像古代,不要。”

他还表示,“不是你今天是个公主,就一定要那样端着说话,我是充满了想象力的,一个宫廷的公主变成什么样都可以,我想尽量把人物变成一个现代人,给现在的年轻人观众看了以后,会觉得这个像自己身边的人,这样子才能打动观众。我跟演员说,我希望观众能够觉得,你演的这个人是活的,有生命力的,这样观众不会在意你在什么景中,为什么飞来飞去,只会在意他说了我爱你。”

但是,无论做多足的准备,到了拍摄阶段,朱锐斌仍然要面临很多困难,让他觉得最难的,是仙侠剧这个类型不得不面临的特效问题,对导演而言,倒不是技术上困难,而是怎么去适应有绿幕的表演,适应随时考虑特效。

“这边说两句,又有一些法术的东西说两句,那边又变了什么东西,很多要情感会被打断,我不想在演员表演的时候打断,但是有时候不打断,特技方面就不好做。当他们演感情戏,我希望一条完整拍下来,但是很多时候我要换一个机位,不是我贪心,是因为在另一个机位,狐狸尾巴就要露出来了,要弄个绿布了等等,过程中会有很多断点,不是正常拍摄流程,我要想怎么保住戏,又要满足后期特效的要求。”

专访|《与君初相识》导演:不怕人家说我怪,只怕观众不记得"

导演朱锐斌

3月17日,《与君初相识》在优酷播出。朱锐斌在剧集播出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,聊了聊有关制作和对仙侠剧现状的看法,但剧集开播三天后,他主动希望再聊一次,因为他已经看过了不少评论和弹幕。

由于主角长意造型的问题,朱锐斌对于《与君初相识》收到的评论,是有心理准备的,他坦诚表达了对造型这一问题的看法。

“演员的敬业是整体的表现,他每一天来到现场的状态,被拍每个镜头时的投入程度,这个是敬业,片场他不会想什么是辛苦,我觉得这个才是最重要。我们都是人,我要你瘦或者胖,不是你一定就能瘦或者胖,一个人健康最重要,我们是拍戏,不需要煎熬人家,当然一个演员觉得能做到,那很ok,但是我觉得不要勉强。做人做事都是一样,心态打开多一点,宽容一点,看的东西就不一样,别老是抓着一些细节,健康最重要,当你身体都没力气,头晕脑胀,怎么演得好?”

他也能心态平和地看评论,“很多评论我是想得到的,因为角度不同,某些观众是站在他们偶像的角度来看。大多数评论还是很客观的,没有让我看了不舒服的,我能接受人家意见,真有不好之处,下次再改进。”

同时,他也看到了让他开心的反馈,“热巴的短发造型,我自己也拿不准,观众喜欢还是不喜欢,我本来以为会说不好的人多,后来发现很多观众挺接受她短发。”

专访|《与君初相识》导演:不怕人家说我怪,只怕观众不记得"

《与君初相识》中,迪丽热巴初登场的短发造型。

【对话】

怪兽只是包装,剧本和人物才是根基

澎湃新闻:原著与剧本的改编差别在哪里?

朱锐斌:当你看书,每个观众都是一个导演,看了以后想象这个画面是怎样怎样,但是当我们把文字编成一个画面时,就会面对很多困难和问题。角色说一句话,观众看书的时候有感觉了,你要抓到这种感觉,还要把所有的场景环境还原过来。文字里写“天翻地覆”,我们可能要花很大的预算,用很多人手去做很多东西,技术配合上也不一定很好。很多场景,我自己看小说的时候蛮有感觉的,但是当你要把它呈现出实在东西的时候,确实困难挺大,所以怎么能够把文字变成画面,那就有得必有失了。

我个人选择的是允许跟文字有点距离,只能尽量吻合。我很怕做很多无用的东西,你带着劲去做一个东西,明知道这个结果是达不到的,那就放弃,我们应该是把好的东西放大,不好的东西收起来,这个是导演的责任。

澎湃新闻:有网友觉得,长意断尾后,纪云禾没有哭,显得不真实?

朱锐斌:首先,这个角色不是个完美的人,一开始,她做所有事情是为了自保,她一心想的是,我怎么离开这个地方,要得到自由。所以,她一开始对长意不是100%真心的,是有私心的,后来慢慢长意让她有所改变。

哭这个事情,我认为人开心不一定会笑,伤心也不一定是哭,当你熟悉这个人物以后,她的爆发未必要哭的,热巴的演绎是非常好的。戏是慢慢一步一步爆发的,前面你已经完全爆发了,后面虐的戏,你怎么演呢?当你跟那个人情感越来越深的时候,爆发会越来越足。

澎湃新闻:你对服化道这方面的要求是怎样的?对于玄幻剧来说,这是一个重点。

朱锐斌:尽量去还原书本,但不要阻碍所谓的想象力,有些人说,大家没有见过的东西就尽量不要放,会阻碍观众的代入感,我不会这样想。我觉得怎样都行,玄幻戏的特点就是怎样都行,最重要就是可行性有多少?能不能够做到?做了会不会好看?好看以后,演员穿了能不能够演戏?适合角色的性格就可以,一个人很爱自由,他不会每天出去都穿西装的。

澎湃新闻:哪些桥段是让你印象深刻?

朱锐斌:纪云禾把长意推到悬崖,他变得无力那场戏,起起伏伏有很多层次,杀他,推他,后来又想帮他报仇,最后死了以后又再醒回来……整个过程有很多不同的阶段,有特效又有感情,这场戏对我来讲,是蛮困难的。

这场戏我会特别深刻,是因为他们两个的表演非常到位,我在剪片的时候,不知不觉流下了眼泪。我觉得,观众看一个戏会笑、不信的时候,是非常失败的,代表我没做到位,我没有令人共情,没有令观众感受到他的悲伤。

我非常在意情感,因为有的东西(比如特效),我们真的完全没有办法,但是怎么把握他们的情感,从剧本到表演,我们是完全可以自己掌控的。这个跟特效不一样,特效做个半年,最后我真的没办法让它更好,我也不懂怎么做,但是情感的东西可以慢慢去研究,从做剧本的时候加什么戏,把哪里放大,演员表演的时候,我能给他提供有两个不同的方式演,哭都要有很多种不同的哭法,重点是当你哭完以后,观众感受到悲哀,就是我觉得开心的地方了。

专访|《与君初相识》导演:不怕人家说我怪,只怕观众不记得"

纪云禾把长意推下悬崖

澎湃新闻:某一段时间大家爱看仙侠玄幻,市场要求没有那么高,但现在这个类型的剧在市场上难了很多?从导演的角度,你怎么看这个原因?

朱锐斌:我觉得每一个导演不管拍什么,都想把自己的作品做好的,现在观众在不断变化,以前的网络也不是现在这样,所以我很关注观众的弹幕,又或者他们的分析,我要吸取他们的意见。我不是一个小女孩,我是一个大叔,所以有些时候,我要更清楚小女生是怎么想一段感情的,她们喜欢什么,怎么跟着市场走。

现在市场越来越困难,但其实想想,每部戏都会有不同的问题,关注现代的观众是什么想法,想要什么,这个是更重要的,而不是怪兽要多怪,衣服怎么华丽,那些东西都只是包装,最重要还是在于剧本跟人物,这是做好根基,然后再加上有现在观众喜欢的一些元素,或者在现场,我再加些东西进去。

现在的观众进步很大,因为他们看了很多不同的东西,我之前跟特技师聊,人家美国一场戏的预算,就是我们一部戏的预算,怎么能跟人家比?但是很多时候观众不会理解,只是看到什么就是什么,整体预算、时间,你怎么跟漫威比呢?很难的。

我老是说,我们要回归原始,不要弄太花哨的东西。我自己也有留意市场上,美国也好,韩国也好,比如《鬼怪》,都是回归平淡的,不是很虚的,都是很实的,只是他需要的时候,才会有一些虚幻的东西出来。我觉得,这个也是我们的一个方向,别老是去比拼,你有多玄,我就更玄。拍戏拍戏,是把戏拍出来,而不是比拼特技有多强。回归到人物跟故事性,需要的时候才加特技,不要浪费资源,没必要的东西就不要乱用。

澎湃新闻:和市场提倡和倾斜现实主义剧集有关系吗?

朱锐斌:和现实主义应该没有关系,主要是故事的内容。打个比方,一个玄幻戏里边的情节是讲到疫情了,镇上有疫情,那些居民要怎么隔离,放进古装剧里,给观众透视到现在的生活,我觉得就ok了,更重要的是故事性。所谓的类型,其实观众在选择的时候,是没有先入为主的偏见的,我自己拍戏也没有去看类型。

澎湃新闻:现在有些剧的特效,虽然称不上非常好,也不能叫差,但是观众还是抱怨很套路,撇开所谓特效,是不是这方面的情况也是有变化的。

朱锐斌:在改编剧本里,有些时候我们很难控制走向,但是我们要找小细节,这很重要,我跟编剧说,设计情节时要先想小细节,比如当一个人他要自杀,临死之前,要不加一场戏,他们吃最后的晚餐,这个晚餐不是哭着的,是笑着来交代,他的老婆、女儿,都是什么样,下一场自杀戏就会更有力量。这些就是细节。

你有别的东西给观众看以后,后边他死的时候,观众会更容易共情。我们现在的重点应该是,怎么设计好的细节,而不是看楼怎么塌下来,怪兽怎么飞过来,那些没用。什么事情都是有理由的,不是无端得打起来,与其花经历在不知道为什么打的打斗上,倒不如想想更多关于感情的细节,感情才能打动观众,这个戏才会好。

专访|《与君初相识》导演:不怕人家说我怪,只怕观众不记得"

《与君初相识》剧照

不想让观众倍速看剧

澎湃新闻:《与君初相识》的配角人设是比较丰富的,配角的问题,在过去的古偶剧中也多次引发过热议,有些人觉得,古偶剧就是想看男女主角恋爱,而不是配角支线,你是怎么想的?

朱锐斌:每个戏的配角都很重要,在剧本中,你给了他一个名字,就要说明他是个什么人,是什么性格,他们所做的事情就是跟我们主角有互动,有协作,帮我们的主角一起成长,每一个人都很丰满,这部戏才会好。

我看东西没有这么复杂,我只是从戏剧角度看,剧肯定是跟着主角走的,但有些时候,不是他多一场少一场的问题,很多东西都是均匀的,在一个人的人生里面,身边都会有一些朋友家人,发生事情的时候有互动,才有主角线的推进,如果什么东西都是主角来发现,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人吧?把人真实的生活就放在戏里边,角色才是有灵魂的。

澎湃新闻:这部剧几乎都是配音完成的,市场上大部分的古偶剧,最后多半选择配音。观众意见不统一,有些人认为演员原声有时不适合角色性格,也有一些观众表示,不想再听配音了。你怎么看待配音的问题?

朱锐斌:原声当然是好的。现在我们拍戏的时间都非常紧,很难因为一句对白重新又来一遍,而且我们拍摄的地方,也不是真的够条件收声,也有些演员普通话不好,像我这样,观众听了也不一定听得懂,那就必须重新配,而有些演员表情凶狠,声音天然柔弱,也没办法。但我认为,对于绝大部分的演员,一定是用原声最好。

专访|《与君初相识》导演:不怕人家说我怪,只怕观众不记得"

《与君初相识》剧照

澎湃新闻:在你心中,这类剧集的目标受众群是什么?怎么保证在你的年纪,做出他们喜欢的东西?

朱锐斌:受众大概是12岁到20来岁。我的心态很年轻的,人保持年轻的心态,也会活得比较开心,所以我也很愿意去聆听。但我认为,人对情感的感受是没有年龄区别的。

澎湃新闻:我注意到,这次这个剧有了三倍速,甚至四倍速,对于创作者而言,观众开高倍速,会不会感觉受到了伤害?

朱锐斌:拍的时候,我已经不断跟大家说,不要慢慢讲台词,我们要加快,做剧本的时候也是把节奏推快了,我也看到很多人都说节奏非常明快,已经很快了,但可能有些观众只是想看ta,这个是我们不能改变的,而且也不光我们这个戏,很多戏都是这样。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尽量紧凑,观众怎么看,我控制不了。

我也不是一个新导演了,年轻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受伤,但现在我觉得,只要我拍的时候,剪的时候,尽量把所有节奏推到最快,已经把我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多就可以了。

我也想问你,如果你不是一个记者的身份,只是一个观众,你有没有倍速?

澎湃新闻:我倍速了一部分。个人说话速度比较快,所以喜欢较快的语速。其次,我的年龄不是古偶剧的最佳受众群体,角色的情感在不同时刻有深有浅,我会比较关注深度的情感部分,浅的部分就会加快。

朱锐斌:做得好不好,不是自己说的,永远都是大家看的,我尽力就好。倍速这个事,我一直都是跟他们讲,能不能快点,别这么慢,我不想让人家倍速来看我们的戏,这个是丢脸的事情。

责任编辑:程娱

校对:张艳

动漫与君行全集高清观看由4m影院整理于网络,并免费提供与君行高清剧照,与君行百度云在线播放等资源,在线播放有酷播,腾讯视频,优酷视频,爱奇艺视频等多种在线播放模式,在播放不流畅的情况下可以尝试切换播放源。如果你喜欢这部片子,可以分享给你的亲朋好友一起免费观看。4m影院收集各类经典电影,是电影爱好者不二的网站选择!

相关推荐

加载中...